| 靳庄子村 

经济建设:为了谁?

发稿时间:2017-08-23 09:56    编辑:tjw_bj

   在经济建设这个话题中,各地民意代表们最关心的是各种行业/品牌的建设,占到了整个话题的36.9%(图三)。  相比之下,对省内各地区的发展,其关注程度还不到对行业/品牌的一半。然而对于省一级的两会而言,通盘考虑全省各地的协调发展,无疑重于具体行业/品牌的发展。  对区域发展的思路,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上,冀望靠中心城市来带动整个区域的发展。在涉及这个话题的建言中,有54.5%是这个思路。我国正处于城市化高速发展的阶段,各地民意代表的思路高度集中于这个方面是可以理解的。然而,这个思路必然带来对能源、水资源的大量消耗,带来对房地产业的巨大需求,它对整个国家的资源平衡和宏观调控意味着什么?  集中于中心城市的区域发展思路,其结果往往是将全省的资源尽力集中在省会和次级行政中心所在地,造成区域间的差别扩大、社会关系紧张。过去20多年的经验已经证实了这一点,我们能不能跳出这个思路呢?  有趣的是,武汉、郑州这两个京广线上相邻的大城市均被建议发展为“区域金融中心”。  民革湖北省委建议:中部各省协调一致,成立中部发展银行。由于武汉在中部地区具有较为突出的经济地位及金融地位,建议将武汉定为中部发展银行的总部所在地。  民进河南省委的提案则建议:郑州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发展定位是中国中西部地区的金融中心。为此要建立中西部地区重要的产权交易中心,组建中原发展银行和中原金融控股集团公司。  显然,两省民意代表的视野已经越出了省界,然而在我们这个行政区域割据盛行的国度,这样的设想具有可行性吗?不要说别的省,就这相邻两省,能就此问题达成共识吗?  与其琢磨那些大而不当的东西,何不深思一下制约本省经济活力的因素是什么?如何让本省大多数国民有可能靠自己的努力改善自己的处境?与其将视野放到省外,不如关注一下省内的贫困地区。毕竟,我们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不在于城市的豪华,而在于改变大多数国民的生存状态。  就在湖北、河南两省的省会争建“金融中心”的同时,浙江、四川、内蒙古、吉林、河南、河北、福建都有民意代表为农村和中小企业缺乏金融服务而呼吁。我国国民的多数是农村人口,我国非农就业岗位的绝大多数在中小企业。在商业取向化的金融改革中,我们的正规金融机构离他们越来越远,金融资产与金融服务越来越集中于国民中的极少数人口。  虽然多年来不断有人为农村和中小企业呼吁,但这种远离的趋势似乎尚未终止,连农业银行也不例外,2006年5月面世的《中国农业银行2005年年度报告》告诉我们:2005年,中国农业银行贷款的主要投向是:能源石化、交通运输、邮电通信等重点优势行业。其“积极营销和拓展”的对象是“系统性、集团性客户、跨国公司、事业法人客户以及重点优质项目”。其重点关注的客户有:中国电信集团公司、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、华润集团等优质集团性客户,各大电力公司、电网公司,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、中国联合通信集团公司、首钢总公司等优质集团性客户,以及福建、重庆、大连等省市政府。  在这样的背景下,金融业与多数国民的关系值得认真思考。问题的症结在于:我们搞经济建设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谁?